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兄弟情深(18)  

2014-11-23 16:58:30|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5年的夏天,我把母亲从代县接到大同居住了两个月的时间,主要原因是想让哥哥、嫂子不要老打回家里面吃饭的主意,我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之所以跟父母较劲,是因为姐姐虽然出嫁,可是一直在母亲居住的附近租房子,姐姐可以随时随地跑到母亲家里享受现成的三餐,我实际上是给母亲减轻了一半的厨房负担,在家里每天吃饭的人有父亲、母亲、大侄子、姐姐、一个外甥,哥哥领着二侄女时不时也回来蹭饭,姐夫也在礼拜天从单位回来吃饭。我和我的老婆孩子只是每年过年回来几天,我从小在家里长大,亲身经历了60年的饿肚子,亲眼看见每个月15%的白面是那样的不好支配,我们家里成天吃高粱面、玉米面,甚至还不如学校里面每个礼拜还能吃两顿白面馍馍里。母亲的过日子精打细算,白面总是安排在有客人、过啥节才能吃上。因此,我参加工作以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让父母亲每天都能吃上馍馍。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可是费尽心思。一开始,是自己省吃俭用,我们大同市是35%的白面,煤矿井下工人是61%的白面,我自己在食堂用白面票换玉米面票吃,一斤可以兑换二斤,虽然吃玉米面下井有时候感到烧心,但是,那时候好在年轻,挺一挺就过来了。后来,就想办法和部队在我们煤矿附近干活的干部、战士拉关系,他们是河北省籍的,欢喜吃馍馍,而部队带的口粮是大米,我就从小食堂买去馍馍,换回他们的大米,在春节前再背回去。有一年,我父亲的朋友的儿子来大同煤矿看我,我给了他18元钱,让他带回去大米,第二年,父亲的朋友来了,我又让他带回去差不多150多斤白面、大米,我让他给我父母亲捎回去,给我父母100斤,他自己留50斤食用。那个年代,交通不方便,我和他坐了公交车,换火车,好不容易给搬回去,父亲的朋友回去称赞我的孝心,用铅笔字来信,字体潇洒自如,感慨万分。当我在春节过去回去,又背回去100斤白面。母亲看到我两个肩膀用绳子勒出的深深的血印子,心疼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候,对我的外甥说:“万万不爱吃白面,就爱吃高粱面。”言外之意,她认为我带回来这些细粮,是给爸爸妈妈、大侄子吃的,好像怕我有一种错觉,我的孩子、老婆都吃不上,让这些夜叉、海怪吃啦,(夜叉、海怪的来历,是我母亲的邻居,老张大娘的妹妹的孩子在太原市工作,70年代送回来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让老张大娘照顾,老张大娘就把这些孩子称为夜叉、海怪)其实,我带回去根本就由母亲支配,没有厚此薄彼的想法。从68年到75年八年的时间里,我除了给父母捎钱、吃的以外,主要精力就是源源不断地给家里捎白面、大米。除了自己每次回去的时候如牛负重背到了极限以外,还经常委托一起的同事、老乡帮助。给我捎过白面的有张吉、李四四、陈德会等人,他们不辞劳苦、热心助人的精神现在想起来我都感动。那时候汽车倒两次,然后坐火车,人山人海,挤上去就好不容易,下了火车还得走五里多地才能回去。全家人吃着我捎回来的白面、大米,换来了今天健康的身体。恐怕没有人会记得当年的情景。有一次,我和母亲聊天,说起此事,母亲说他们当时还小,(指大侄子、两个外甥)我真想说,您还记得吧,话到嘴边,咽下去啦。母亲当年只是想让哥哥另出去,单独生活,口口声声不想另我,我现在终于想明白,我能给全家人带回去钱、白面、大米,并不是真的有多么关心我。而且每次我回去,总是说:“你哥哥不给家里钱,甚至连大侄子的衣服、上学的学费都不给。”我说,你们那样亲孙子,他一个小孩子能花多少,能吃多少,就顶是我的弟弟吧。父母见我一如既往,无怨无悔,也就不嚷嚷啦。哥哥、嫂子明知道自己的大儿子纯粹是爷爷奶奶负担,也知道我是奉献型的人,有些不好意思坚持把二侄女也领回来吃饭,他们是嫌姐姐成天在我们家里吃饭,姐夫也在星期天回来吃饭,我不好意思当面说咱们不能跟姐姐相提并论,到大同上班以后,给哥哥嫂子去信,委婉地说,闺女总是母亲的心头肉,咱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哥哥嫂子碍于我的面子,才没有去跟父母理论。以前这种吵吵闹闹的事情在我家里屡见不鲜。我的嫂子、嫂子的妈妈、妹妹不止一次兴师问罪,我出门在外,没有见过那个场面,但是,回去母亲就哭诉一番,还让我的三舅给出面调停,三舅说我的哥哥:“你不能让你岳母、小姨子来家里兴师问罪,你得管哩。”不知道是三舅的调停起了作用,以后母亲和嫂子见面互不理睬,就像冤家对头一样。那一年,(记得是78年)哥哥在春节以后要请爸爸、我一家人吃饭,唯独留下母亲,我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那个心情啊,我是替妈妈伤心,最后还是去啦,这是我在哥哥嫂子家里吃过的唯一一顿饭。我的儿子只有4-5岁的样子,一进门,见了西红柿洒白糖,香急了,别人谁都没有吃,他就先吃上了。我爸爸嫌我惯得没有样子。在我小时候,大人没有动筷子,是不能孩子们先动筷子的。我默许了儿子的胆大妄为,也有一点对父母只疼爱我的大侄子、二外甥,对我的孩子没有一点儿亲情的叛逆。那顿饭已经过去37个年头,我觉得哥哥嫂子处理这样的宴席是多么不妥当,母亲一个人在家里的心情可想而知,我不会忘记这顿饭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