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五十三)  

2015-01-22 22:37:19|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父母亲的原始构想,让我娶一个没有工作的老婆,老婆成天就像母亲当年对待奶奶那样,成天围绕着锅台转,家里大大小小的活儿都由她来完成,让母亲从繁杂的家务劳动中间解放出来,一句话,他们娶媳妇的目的,完全是站在他们的利益上面考虑问题的,至于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的待遇问题,以及单职工的收入困难问题,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们通过我的嫂子虽然有工作,有工资收入,也没有给他们带来了实质性的好处,恰恰相反,生下孩子都得让母亲帮助带孩子,一个大侄子都让母亲累得够呛,结果哥哥紧接着了66年又有了大侄女、69年生下二侄女、71年生下二侄子,让母亲不寒而栗。母亲还有她的如意算盘,就是想像我的奶奶那样当一次婆婆,在我的媳妇面前作威作福。我当时年幼无知,完全听由父母主张,让我娶我姐姐的小姑子当老婆。我的哥哥他不同意我娶这门亲事,主要觉得如果这样子做了,似乎你们都成了一窝,本来母亲与我的嫂子的关系就剑拔弩张,这下子显然她就成了家里的异类,我的哥哥不是明确告诉我你现在这样大岁数,完全可以娶一个上班的、家庭条件比较好一些的老婆,为什么来不来就让自己往火坑里面跳,而是只是不同意娶我姐姐的小姑子而已,而且热衷于领我去另一个农村里面去香亲。我一想起这些不负责任的父母,不负责任的哥哥、姐姐,就觉得他们都在为自己着想,真正没有一个人从长远考虑问题,姐姐找姐夫时候,姐夫身边已经有一个孩子,姐姐是66届高中毕业生,找了一个二婚,还带一个孩子,社会舆论哗然,母亲、姐姐甚至希望这样做,来挽回她们的一些面子。我其实也有一些帮助父母、帮助姐姐的初衷,在父母的高压下面,同意为她们做出牺牲。我原来以为这样子就可以做到两全其美,结果后来发生的事情是事与愿违。那个年代娶媳妇要彩礼的,我姐姐找我的姐夫父母没有要彩礼,是不是唯利是图的她们认为娶我的姐姐的小姑子她们家里也不会要彩礼,事实上我的老婆也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简简单单就结婚啦。我记得在我结婚以前,母亲跟喜欢打扮的姐姐说:“现在顾不上给你穿好衣服啦,要准备给娶媳妇做新衣服呀。”还怕姐姐心中不高兴。我结婚那天,哥哥嫂子送了一对枕巾,姐姐、姐夫给了我父母50元,给我们一套《毛泽东选集》,我是在父母的一手操纵下向毛主席像三鞠躬、向爷爷、姥姥、父母三鞠躬,向哥哥、嫂子、姐姐、姐夫、舅舅、姑姑等亲戚、朋友三鞠躬完成了我的终身大事。结婚以后,没有几天,母亲在跟亲戚的谈话中,一语道破天机:“咱们家里有她的媳妇,她们家里有咱们的媳妇,我的闺女不会让他们家里人欺负的。”我听了这句话,心里想:“你们这是在搞人质啊。”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在思考,我怎么那么听父母的话,他们真的值得我完全信赖吗?既然生米煮成熟饭,我想按照父母的想法,告诉我的老婆做在前面,吃在后面,咱们做一个孝顺的儿媳妇,让父母享受享受,开开心心的过一个幸福的晚年。我结婚以后,哥哥带我去一个他熟悉的一个县城领导干部的家里,那个县城领导干部家里有一个闺女没有结婚,好像有22岁的样子,长得一表人才,在县城一个机关工作,人家以为我没有结婚,就夸奖我气质不错,哥哥有意无意透露一个信息,好像说你看你娶这样一个老婆多好,在这时候再谈这些问题已经没有意义,我甚至对哥哥有过一丝埋怨,你为什么早不这样劝阻我呢?姐姐更是在两个家庭里面来来回回惹是生非,没有一点对弟弟的关心和爱护,她老是在母亲面前讲:我弟弟如何在煤矿挣大钱,弟弟媳妇如何享受,其实,我们一直生活在最底层。我记得我老婆刚刚结婚以后,在磨坊供销社买了一件兰白相间的上衣,30元,老婆从农村回来了,姐姐看了说好看,马上就骑自行车去那个供销社买了一件穿上,在母亲和姐姐的眼里,我的老婆只能比她差,不能比她穿得好。不然她们心里就不平衡。有一天,姐姐回家说:“北京一个知青,在我们县城插队,娶了一个农村老婆,北京知青的哥哥、姐姐都觉得弟弟条件最差,每个人都接济这个弟弟。”她说这个的时候,我听到啦,我真想说人家是姐姐、哥哥接济弟弟,你们哩,说这话对照一下自己。姐姐结婚以后,到太原市与姐夫欢度蜜月,临走时候,父亲说:“你们省吃俭用一些,买一辆自行车吧。”姐姐信誓旦旦,我们结婚几个月就准备买一辆自行车。好像满有把握。几个月以后,姐姐回来了,父亲问姐姐,你买的自行车哩?父亲出于对闺女的疼爱,觉得人家结婚都要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姐姐结婚,咱们家里什么也没有向男方提出过条件,你自己连一个自行车都没有,够寒碜的啦,姐姐听了父亲的问话,没有发言,我看她一个劲地掉流泪,就问姐姐,你差多少钱?她说差50元就够啦。我当时觉得姐姐已经结婚,再向父母开口有一些难为情,我也觉得姐夫一个人上班,两个人在太原市居住,两个人都爱吃爱穿,姐夫爱抽烟、下剧院,哪能像我一样勒紧裤带,奋发图强哩。我回到煤矿,马上给姐姐邮回来50元,姐姐买下了自行车,几年以后,姐姐像没有这回事一样,不提不响,而是提出拿她从手工艺局做的一担水桶和一件旧的腈纶兰毛裤抵了我的50元,我尽管对姐姐的做法不满意,咱们什么是什么,不能以破旧物品抵债,母亲当时也在场,她的眼神告诉我,你就让你姐姐吧,我默认啦。过了一年,我给母亲买回去的紫色毛华达呢,结果母亲说:“你姐姐喜欢这个颜色,她让我穿她的蓝色的,我们两个换了穿啦。”母亲是姐姐的传声筒,每次都是这样,幕后操纵是姐姐,出头露面是母亲,她老人家的面子太大啦,有求必应,迎刃而解,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