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五十五)  

2015-01-24 21:02:08|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这辈子做了多少针线活,恐怕数不胜数。除了我舍不得用母亲外,哥哥、姐姐都把母亲当做义务工来看待。他们自己家里的针线活不说,还经常给母亲揽业务,他们的同志、领导、小舅子、大姨子、同学都让母亲遭罪。母亲这个人每次都干得腰酸腿痛,她的手指经过成年累月的锻炼,强心健脑,我想这些也许是延年益寿的原因之一。我每次回去探亲,母亲都和我免不了说哥哥如何让她给哥哥的小舅子做皮袄,答应做好皮袄给母亲一些鸡蛋吃,结果是狼吃鬼——没影儿。看来母亲还是不愿意为哥哥揽回来的活儿效劳。姐姐就不同啦,她的同学的孙子要让母亲给做棉袄,母亲每天按时去她的同学家里做针线活,中午再回来,这些同学也不给母亲做饭吃,实在有些不近人情。母亲觉得为姐姐好像心甘情愿。上次我们家里的房子拆迁,房子拆下来的屏风板子,姐姐别看搬家连个人影儿也没有,首先打起了这些板子的主意,母亲总是出面,对我说:“你姐姐想用那些板子做衣箱。”我别说是这些破板子,再值钱的东西她需要也用去吧,我和哥哥家里有放衣服的箱子,母亲心里根本就不牵挂。她觉得我们兄弟比姐姐能,父亲把拆迁下来的许多木材料都变卖了,哥哥出面制止父亲,说:“您不用都卖啦,留住或许有一些用处。”父亲果然听话,再没有卖这些破破烂烂。我现在猜哥哥的本意,今后家里搭个柴碳房子、睡觉的床免不了派上用场,现在卖了,钱也会让姐姐一点一点地花光,东西也没有了,钱也没有了。哥哥还是火眼金睛,聪明过人,我对姐姐的贪婪、母亲的助纣为虐完全没有一点儿警觉,总觉得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能分开你的、我的,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家自从房子拆迁以后,父母手头有一些存款,姐姐在孝顺父母的幌子下,今天给父母提出要打毛衣、明天又提出要打毛裤,她有一次去北京旅游,就花了父母不少钱,给父亲买了一块别人买下不要了的手表,父亲出的是原来价格,她给了那个人的处理价格,从中赚个30、20的。那个年代不是需要布票吗,我们当地布票是四毛钱一尺,我在煤矿是二毛钱一尺,我从大同市回去的时候,买了四十尺布票,姐姐拿去都花得一干二净,给她做衣服、做被子,母亲会说是给你父亲换了新被子,反正,她们一直在表演双簧,我只是觉得管她们哩,只要一家人都快乐、幸福就好。我们的邻居都发现,我们家里的情况与众不同,两个媳妇几乎从来不回来,成天在家里的是闺女、女婿、大侄子、外甥。她们吃的白面、大米都是我千方百计、省吃俭用背回去的,我今天和母亲说起这些往事,母亲说:“你侄子、外甥他们那时候岁数小,根本记不住啦。”我说,别说他们,恐怕你和我姐姐也淡忘啦,我在想:七、八十年代家里几乎天天能吃上白面、大米的人家的的确确凤毛麟角,我的父母、姐姐、侄子、外甥能享受到这种待遇,没有我恐怕是不可能的。我上学的时候,经历了60年的饿肚子,每次到粮食局打粮食,总是15%的白面,其余都是高粱面、玉米面,那些白面母亲总是留着过年呢、还是有客人来了才能吃的,我从那个时候起,就暗暗下定决心,我别的愿望没有,就是让父母的瓦罐里面白面满满当当的,让他们天天吃白面、大米。我的父母都特别喜欢吃馒头,我66年出去串联,住在北京师范大学,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几十个馒头,家里人足足吃了一个多星期。我知道他们喜欢吃馒头,我就满足他们的最低要求,为了他们吃馒头,我每天吃窝头,二斤粗粮换一斤白面,真的是不容易。我的老婆家里在71年要盖房子,老婆说让我给她们带一些白面回来,结果我回到母亲那里,母亲见我带回白面,一起都放在她那里的白面大瓮里面,我也不好意思提出来,老婆问我你给我妈家里带的白面那里去了,我说这次带的少了,下次一定给你多带白面。老婆一下子就猜到里面的猫腻,一脸不高兴,至今仍然耿耿于怀。不是她经常提起,我其实带的白面太多啦,早想不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