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三百五十八)  

2015-12-14 18:07:10|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8年国庆节,我和老婆一起回去各自看望自己的母亲,我到姐姐家里,老婆径直坐长途汽车到她母亲的农村下车。在大同我们两个就商量好就把她侄子买楼房借的那一万元给了母亲,所以没有从大同带一万元回来,心里想,省的路上鼓鼓囊囊的来来回回带。我一进姐姐的家门,母亲就急急忙忙走过来,劈头就问:“你姐姐拿到金山寺的那一万元你可带回来了?”我点点头,说带回来了。看母亲的样子,是姐姐在事先安排好的,生怕我不给她似的。如果说我以前像我哥哥那样,拿走父母的钱物就不会再拿回来过一次,这种不信任情有可原,我一直以来,都是木匠的斧子——一边劈,都是我周济家里钱、粮、药、物,家里从来没有给过我一点物品的,我用汽车拉回去一汽车大同优质大块煤,母亲院子里有一袋子农村亲戚给的葵花籽,她们宁肯卖掉,也舍不得给我拿一点,她们真的是那样子缺钱花,我也理解,父母根本就不缺钱的,每个月父亲有退休工资,虽然不多,普通平民百姓家完全够用,因为吃的白面、大米我源源不断供应,烧的大块煤她们也由我源源不断供应。全家人的药品由我源源不断的供应她们只是日常买一点油盐酱醋菜。况且还有83年卖掉爷爷的房产的3500元,以前还有拆迁户的补偿费1800元,这些虽然在现在看来微不足道的钱款,可是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真的是没有多少人家会有这么多存款的。母亲老是口口声声说家里困难,实际上背后有一个狗头军师在唆使。我知道父母勤俭持家惯啦,出来没有得到过一点父母对我的眷顾。大家可能不相信父母为什么这样做,我现在也解不开其中的缘故。我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就是我不停的往家里运输物资,家里以为我在外面可能存放更多的物资,不知道我是倾其所有、颗粒归仓。而且这种源源不断的不停顿的募捐,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父母根本不知道我在外面已经身无分文,已经节衣缩食到挑战人类生存的极限。都是我一直以来默默无闻、报喜不报忧造成的后果。她们觉得我在外面赚大钱,老婆孩子不知道有多富有吧,她们其实从我孩子们花钱、穿戴上面也可以看出来我们其实很节衣缩食的。我的父亲还比较秉公办事,起码知道我的为人,知子莫若父嘛。母亲是出于她在姐姐家里呆的时间长一些,而且她历来就是对姐姐言听计从,母亲不敢不当着姐姐的面索要她的钱的,如果母亲那天我进门以后没有索要,姐姐会给母亲脸色看的,甚至会摔盆子摔碗,母亲不能不为姐姐谋取方方面面的利益的。我每次回去都要去看看老贺,(就是嫂子再嫁的男人,老贺的人品、人格非常好,可以说胜过我的亲哥哥。)这次也不例外,因为我还接受了编写我们红大门家族史的任务,我们这一支人物的撰写、相片的采集、都要落实,我以前也和姐姐、大侄子打招呼说过此事,不知道因为什么,她们都没有当回事,甚至觉得是我想出风头,才编写这些东西的。无奈,哥哥这一支的情况,我还得找嫂子核实一下,比如她们的毕业时间、职称、工作简历、相片,我当时不知道大侄子两口子和哥哥的其他孩子几乎不相往来的情况,当我走到嫂子家里的时候,老贺也在,嫂子也是劈头就问:“你拿走你妈妈的存款一万元啦?”我一听,对姐姐在背后贼喊捉贼、栽赃陷害我的行径不知道有多愤恨啊,仅仅是姐姐接回来母亲一个多月的时间,姐姐就这样子在背后给我泼脏水,我当时第一反应是姐姐和大侄子先说的,大侄子和嫂子来来回回翻话。今天想起来,也不排除姐姐和嫂子直接贼喊捉贼说给嫂子听的。别看姐姐和嫂子曾经在哥哥去世以后因为大侄子的抚恤金归属两个人在教育局泼妇对骂、大打出手,后来姐姐看到老贺有利用价值,让人家帮助她盖了小卖部的预制板房,姐姐和嫂子虽然有一些隔阂,还是表面上又来往上啦。这两个女人在一起,不是东家长,就是西家短,小道消息、无事生非,能把一个好端端的家搅和的鸡犬不宁。姐姐也可能直接说给嫂子听,用这一万元作为把柄来掩盖她独吞家底的丑恶行径。我费了好大口舌,也没有说清楚这个一万元的来历,我还不能和盘端出父亲去世时候留下的存款不只是这一点,不然嫂子会和大侄子来来回回说事情,会加重大侄子对母亲的不满意的,我当时还觉得大侄子对奶奶还是有一点亲情的。不想把事态扩大化,我知道嫂子是人品、人格,处理事情的简单化、极端化,早在当年她在背后操纵我的父母,让我的父母把我们家里的房产归了我的大侄子,她亲口对我说:“你们父子俩早早把这个房产分割好了,就不会等到你的父母去世以后再处理,闹得有矛盾啦,咱们家里的内囊将来都会由你姐姐得到。”我当时还觉得嫂子在挑拨离间,我的父母不会这样做的,你现在打着关心我和大侄子关系的幌子,说穿了是你迫不及待地利用我的父母的优柔寡断、利用我的父母对大侄子 的偏爱,在大侄子刚刚结婚、我的父母都健在的时候就来了个分割遗产(房产),不过,嫂子还是言中了我们家里家底的去向。我在上面的博文里面已经对我如何归还了姐姐的一万元做了说明,这里不再啰嗦,我才嫂子家里出来,回到姐姐家里,我也没有提起嫂子的问话,没有提这个令我一辈子都难忘的仅仅是两个月保存过的一万元,后来,我也一直没有和姐姐说起她的贼喊捉贼,只是和母亲说过,母亲心知肚明,她现在好后悔当初她的选择,这些都是一段历史,一段令人难忘的历史,这个历史剧的导演已经去西方极乐世界再导演一些节目去啦,希望她这次一定演出成功。不要再露出马脚。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