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三百五十)  

2015-12-05 16:06:25|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次去了金山寺,正好是5.12汶川地震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金山寺为了为死难的同胞超度,一方面增加了做法事的频率和时间,发动居士捐款、捐物,另一方面,把居士的吃饭顿数由三顿减为两顿,同时让年轻的和尚、尼姑、居士到附近的农村麦地里捡麦穗,给参加劳动的人享受吃晚饭的待遇。好像有发动群众生产自救、克服困难,共度难关的意思。金山寺也为抗震救灾出了力、捐了款。母亲为了行善,自然是每次满腔热情,把自己的老底子属于我的那部分的一部分,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姐姐和她的原来亲家(在金山寺出家人)一手导演,全部捐给了金山寺。金山寺的主持都觉得这样做不妥,希望征求一下儿子的意见,最后姐姐一手遮天,让当地的公证机关做了公证,演出了一场闹剧,防止我和金山寺秋后算账。我每次去了金山寺,母亲对她在金山寺所做的事情讳莫如深,其实,我知道,母亲只是姐姐的一张王牌,她认为需要母亲知道,也只是和她说一声,似乎经过母亲的同意了,同意不同意,都得按照姐姐的意志办事情,母亲完全是一个傀儡。母亲心里不愿意,也不敢反对,不然姐姐的淫威,母亲是受不了的。姐姐就是采取这种办法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利用母亲的善良,在我们县城几乎所有的寺庙都有姐姐的表演,这次只不过是一次大阅兵吧。母亲好比说有十个金戒指,姐姐说代县的某某寺庙要给神佛塑造形象,开光,需要给这些佛像里面装一些金子,母亲会为了保佑孩子们让姐姐拿去三个,姐姐聪明过人,她总是会给寺庙两个,自己留一个大一点的。过几天那个寺庙还要重新修缮,母亲会再次让姐姐摆布的拿出来进行募捐,姐姐这次回自己留下来两个,或者是把她原来的小金戒指偷梁换柱。几年下来,母亲在姐姐家里的老底子只会越来越少,而姐姐可以中饱私囊。她不停在所有地方显摆,都是挥霍我们祖祖辈辈留下了一些财产,没有一点是她自己通过勤劳致富得到的。在金山寺捐金银财宝的事情,姐姐、斋莲、母亲都瞒着我进行的,都不提不说,好像她们商量好了要瞒着我,怕我闹腾起来,这些情况我是从金山寺的其他居士口里慢慢得到一些,他们不知道我们家里的情况,只是夸奖母亲能看破、放下,把财产捐给金山寺,被金山寺树立了典型,让其他居士学习。我听到大家的赞美声,心里想:母亲在姐姐、斋莲两个的操纵下这样子在金山寺表演,怪不得天津市的白发居士、青岛市的红衣居士都先后离开了金山寺,人家都没有办法呆下去啦。母亲出风头,人家怎么办?我想姐姐既然皈依佛门,为什么不把自己的那一部分捐了出去,偏偏把我的给捐了?为什么都是在我不在的情况下,偷偷摸摸干呢?名是为我,说穿了是想在金山寺出一出风头。她们又上电视又录像,将来说不定还名垂青史哩,到西方极乐世界继续指挥一切、调动一切,称王称霸。姐姐在我去以前把我的那一部分老底子的一部分带到金山寺,其实她们在以前就背着我和大侄子瓜分了。只是对大侄子说:“你叔叔的我给保存,他回来以后我给他吧。”结果她一个人想独吞,没想到,我问起母亲,父亲以前说过的话,母亲佯装不知道,我也不愿意让 母亲为难,本来可以坐女婿的汽车送母亲回去的,我故意没有回去,让老婆、女儿、女婿送母亲回去,还在07年春天离开大同市那天,专门拉母亲去我的堂表姐家里话别,我心里想母亲这次回去,完全可以和姐姐串通一气,可以用假话来搪塞我,本来分成三股,比如一股是100块银元、两个金条、五个金戒指吧,母亲在离开以前就和我说还有我的48块银元、还有一些金子,母亲吞吞吐吐、闪烁其词,我想母亲回去随便怎么处置都可以,能给我多少算多少。我知道姐姐的人品,不愿意回去和姐姐因为这个大吵大闹,因为有母亲在,让母亲心里头不舒服,事情本来是可以补救的,公平、公正、公开,一是一,二是二实现不了,起码也得差不多吧。我万万没有想到,母亲回去不但从姐姐那里要不出我的那一部分的一部分,还让母亲左右为难的离家出走啦!问题是,母亲从大同回去自然说到了我父亲生前说过的话,说到我原来一直知道家底在什么地方埋着。一下子把姐姐的阴谋诡计暴露到光天化日之下,不知道是姐姐养汽车赔了、姐夫赌博输了、开旅店挪用了,反正肉到了姐姐的口里,怎么可能再吐出来,她压根儿不深刻认识自己的自私自利、贪心不足,而是责怪母亲,母女俩为这件事情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母亲彻底绝望了,认为自己助纣为虐,不能面对现实,只能选择逃避,正好姐姐的原来亲家在金山寺出家,回来办理身份证,母亲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愿意跟这个尼姑到金山寺了此一生。姐姐和尼姑还因为都想成为母亲捐钱的引路人、立功者还闹出了矛盾,实在让人笑掉大牙。我在10年的清明节回去看望母亲,听到一个信息让我进一步确认:那年农历二月初十,姐姐和大侄子在我的表姐家发生争吵,大侄子责怪姐姐为什么擅做主张,把叔叔的东西捐了出去,姐姐嚎啕大哭,无言以对。日久事自明,姐姐来来回回,假话鬼话,没想到会众叛亲离,天怒人怨。说到底,还是自作聪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父亲给母亲留下的存款,一直在姐姐的手里,这次母亲去了金山寺,姐姐在她第二次去的时候带去了一万元,原来我准备给母亲买一个床位(金山寺的价格两万),别看母亲去金山寺的时候态度是那样坚决,其实她内心脆弱的很,我每次去了都在观察母亲的态度,我第三次去了就发现母亲的态度变化了,她认为家底财产问题,看到我没有深究的意向,已经通过到金山寺这个弯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对母亲的态度一如既往,姐姐在母亲出走的问题上,尽管嘴上不认错,心里也愧疚得很。大侄子一个劲埋怨姐姐,姐姐感受到母亲从她家出走以后,家庭、社会舆论的压力。听母亲讲,姐姐没少流眼泪。我不像姐姐,经常在母亲面前泪流满面,内心实际上无动于衷。我对着母亲没有流过一滴泪,实际上内心的泪、内心的血都在淌。有一天,我从金山寺出来,到庆云县为母亲安顿我走以后的食品、用品,走著走著,看到前面庆云县的火葬场,想到母亲勤劳的一生,想到母亲为了我们特别是姐姐、大侄子家,忍辱负重、含辛茹苦,最后,一个是赶门在外,一个是不理不睬,母亲的偏心没有换来她们的一点儿感恩,反而欲壑难平,我想到母亲心中的失落,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的身边,想到我给母亲准备的寿材竟然没有用处,想到母亲居然会在异域他乡度过自己的风烛残年,想到母亲那样善良的人被亲人欺骗,使老房子、老底子几下子被英法联军剥了个干干净净。想到我爷爷的最后时光只是我和我的二姑姑在身边陪伴,想到我爸爸的不正常突然死亡,想到母亲将来要在庆云县的火葬场化为灰烬,想到世界上最宝贵的竟然是利益,不是亲情,我茫然,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感到心里凉到了极点,我想起自己为了这个家,起早贪黑,流血流汗,捎回去一袋袋的白面、大米,拉回去一车车的大块好碳,吃的吃过了,烧的烧完了,爷爷老家的财产、父亲留下的财产有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到手了,姐姐成天求神拜佛,对自己的父亲、母亲都冷若冰霜,这简直是绝妙的讽刺。我一想到自己在爷爷、哥哥、父亲病重和逝世以后的独角戏,想到平时姐姐他们在家里的胡作非为,我感受到人性的扭曲、人情的冷暖、人世间的无常、我情不自禁地的在庆云县火葬场的公路上大哭一场,我心中实在是悲愤到极点,所有局外人是不可能理解我,不可能理解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漫无目的的走在金山寺去庆云县的路上,安慰自己,前几天不是看过一个老人在北京走失后,她的女儿历经千辛万苦,到处找自己的母亲,最后在好心人的收留、帮助下,终于母女俩在几个月以后团圆了的报道吗,自己的母亲尽管远在千里之外,毕竟有一个准确的地方,要比起大海捞针式的寻母好多了,如果母亲真的那样走失了,难道自己不也像那个闺女一样在不惜一切代价苦苦寻找吗?世事无常,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还是怎么想办法让母亲回家吧。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