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七十四)  

2015-02-23 17:01:52|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0年7月8日清晨,我就心急火燎地带了准备好的物品——一袋白面、一塑料桶10斤植物油、一桶红油漆,早早到前天下午接老婆的那个长途汽车站牌下面等候从代县凌晨就开来的返程汽车。以前回去总会买一些食品给爷爷、父母、岳父母的,这次好像预感到有什么大事发生了,没有心思买再多的物品,这次恐怕是史无前例的轻装上阵啦。其实在所有旅客当中还数我的东西最多。我再一次焦急地等待来的长途汽车,大概在九点半左右,一辆熟悉不过的长途汽车来到身边,我没有拿白面,只提着两个油桶,第一个挤上去抢座位。因为这个汽车先到大同市,从大同市返程中间再到口泉站牌,里面已经坐了不少旅客。我在靠近门口的一个座位上面用塑料桶占了一个座位,再下去把白面扛上了汽车。汽车开动了,仍然有个别旅客没有座位。我的心暂时落了地。其实那天的司机开的挺快,我总是觉得太慢。汽车在雁门关的坡道上面盘旋,看来这里刚刚下过大雨,路面上隔三差五就有山坡上滚下来的大石头,司机巧妙地避开大石头一路爬行,突然,眼前一块更大的石头挡住了去路。我和司机、司乘、还有几个乘客都跳下汽车推开那块巨石,我的那个心啊,急的都快跳到嗓子眼啦,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我回家的步伐,中午时分,我乘坐的长途汽车正点到达了县城长途汽车站,我一眼就看到我的老婆头上有一块白布,眼睛哭的红红的,她骑着自行车来车站接我。我不知道家里究竟是谁遇到不幸,是爷爷、父亲、还是哥哥?我下车以后,老婆低声对我说:
“你哥哥死了。”这五个字简直是晴天霹雳,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不相信一贯活蹦乱跳的哥哥怎么一下子就走啦,我急得一点儿眼泪也没有,头脑里面一片空白,感觉天旋地转,身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老婆简单说了她原来准备7月7号去大同的,结果在一大早,学校就派大侄女告诉老婆说,婶婶不要走啦,我爸爸不行啦。老婆在7月6号下午到中学看望哥哥,他正在给补习班的学生上课,他看到我老婆来了,走出教室,说:“我刚刚给二子去了一封信,你告诉他,爷爷我放假以后去看,让我放心吧。”老婆从中学返回,大雨倾盆,电闪雷鸣,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昨天下午有说有笑的哥哥,晚上11点钟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他那样开朗活波、那样聪明过人、那样多才多艺、那样深得人心、那样出类拔萃,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说走就走呢?就像盐放在油锅里面一样,哥哥去世的消息在中学、在县城、在教育界、在全县各地不胫而走,人们都觉得不可思议,都觉得太突然、惋惜,可是,下午,我在县城烈士陵园里面,看到哥哥已经永远躺在每个人都要经历的红匣子里面,我不由得放声大哭,以前每次回来大部分都是哥哥在接站,春节咱们还在爷爷家里吃饭,还在县城的马路上面走来走去,哥哥是我们家里的中流砥柱,是中学的最优秀教师,是县城颇有影响的小人物,你怎么舍得离开你的父母、你的子女、你的老婆、你的爷爷、你的弟妹、你的学生、你的同事、你的朋友、你的岗位……这个毕竟是无情的现实,我只能接受。几天来,我一点儿食欲也没有,一断碗就饱,整个人像变了个人似的,什么叫心灰意冷、什么叫悲痛欲绝、什么叫痛哭流涕、什么叫剜心断肠、什么叫无精打采,我完完全全体会得明明白白、透透彻彻啦。
       父母见我回来了,一下子有了希望和底气,他们当时一方面承受着丧子之痛,一方面害怕我再有什么意外,所以他们特意不让司机说哥哥已经没有了,只是说病重,怕我承受不了。我从父母的口中,逐渐了解到哥哥发病、抢救的全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