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一百零一)  

2015-03-22 21:39:21|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哥哥离开我们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一直沉浸在精神恍惚的悲痛之中.梦的梦简直就像红楼梦.我梦见我在监狱里面的差不多20多天的样子,突然送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干部模样的人,他是大连市人,在大同机车厂上班,因为在文革中间派性的斗争中,好像整死过对立面里面的人,现在接受审查.他告诉我家里只有一个闺女,而且也20多岁的年龄,我听到他的不幸,感受到他闺女在父亲被关押以后,闺女望眼欲穿的心情,不由的想起自己的闺女,她仅仅只有三岁,挺好,闺女小就不懂得事情的严重性,只有明天有妈妈在身边,对于她心灵深处不会留下太多的阴影,那个机车厂的干部的闺女就不同啦,她已经20多岁,风华正茂,一定像他的爸爸长得一表人才,可是,在那个阶级斗争的年代,他爸爸原来是机车厂的中层干部,一下子沦为阶下囚,这个反差,作为20岁的闺女她能承受得了吗?别说她精神上面受到的极大创伤,就连找对象这样的问题,在当时都恐怕没有人敢提亲的.真是一个得道,鸡犬升天,一人坐牢,全家遭秧.我没有问他姓什么,但是我从后来和他的攀谈中间,知道在大连市还有一个机车厂,而且大同市机车厂还是从大连迁移过来的.大同市机车厂是428,大连市机车厂是427.我在监狱里面同样可以学习到好多知识的.我的监狱生活里面,最能谈得来的就是这样两个人,一个是天津市南开大学的大学生,一个是机车厂的中层干部,他们都是因为文革中间的武斗而可能参加了刑讯逼供,使对手致残\致死,他们的的确确有些过火,过头,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他们处于对文革的拥护,对毛主席\党中央的忠诚,他们有没有夹杂私心杂念,我不得而知,你说机车厂的中层干部他整人,可能还有平时工作中间的过节,南开大学的大学生他从天津市到宜昌市搞学生大串联,他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居然也发生了两派武斗中间的使对手致残\致死,说他处于私心杂念,故意这样子搞,显然是不合逻辑的.这个责任原本不应该由他们承担的,可是他必须的承担,因为他不能推脱责任,他不能也不敢说文革有一点过错.那样的话,他可能罪加一等,弄不好会以现行反革命罪行给拉出去枪毙的,这不是我危言耸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都清楚.对他们我自然有一些同情,我知道他们的犯罪好像有些不由自主,或者说历史造成的.我顾不了他们的最后处理结果,我也左右不了国家的大政方针,我只是盼望我的案情快一点结束.
        眼看来监狱里面都快一个月啦,对我的审讯一直没有进行,不审讯不如早审讯,尽管已经听监狱里面的同犯讲,在关押期间的天数将来会在服刑期间的天数里面抵减的,但是真正的服刑比监狱还是宽松不少,起码家属可以来探视,可以写信(明信片)与亲戚交流,可以吃得相对饱一些,可以看电影,甚至还可以在春节期间搞一些文化娱乐活动.这些都是关押的人没有得到的.我梦见在我被关押一个月的那天,突然传我要审讯,我虽然害怕审讯,还是希望加快案件是审理,怎么处理我是政府的事情,我不能左右,但是早一天处理,是我的梦想.那天,我像第一次审讯我一样,被带到审讯室.这次前来审讯我的人,既不是最初办理我的案件的公安局的那个警察,也不是部队曾经审讯过我的那两个首长,而是两个初来乍到的两个警察.兰色的警察衣服,头顶什么的国徽闪闪发光.我一看,马上联想到是我们县城来人调查的警察,心里想:"这下可坏啦,我的父母\老婆也被牵连进来啦,一定是县城对我的父母\老婆家也给搜查啦,不但让年迈的父母只是吃了比别人多的白面,而且让他们跟着我担惊受怕,我实在不忍心看到的情况发生啦.现在,后悔\气愤\苦恼都没有用啦,只有以老老实实地坦白,争取政府的宽大处理.
       接下来的审讯开始啦,那个年纪大的审讯我,年纪轻的做笔录,我一听他们的口音是大同方言,我首先排除了他们是代县公安局的来人,觉得他们的审问态度上不是那样子咄咄逼人,似乎比较客观\温和,不过,对我的审讯,无论是公安局的最初办案人,还是部队的首长,都不想人们传说中的那样刑讯逼供\那样咄咄逼人,他们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有碰过我一下,连一个粗话都没有说过一句,这些都是其他被审讯过的人不可能遇到的.我想,这两个人一定是哥哥帮助找来的关系警察吧,看来哥哥在外面的活动有了一定的效果啦,哥哥找的是他的同事\学生\咱们的亲戚,我不得而知,我朝这两个警察陪笑,人家也没有板起面孔.后来,这个年纪大的警察的领导看样子故意出去一下,年轻的警察说,你是我的亲戚,你的问题不是很大,你一定好好保护自己身体,我也不能给你带什么吃的,我纳闷啦,什么亲戚,我怎么就不认识啊,是不是在诱供我啊,我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我知道的都是实话实说,不过,这次审讯以后,我不能也不敢和南开大学的大学生\机车厂的中层干部说我遇到的怪事情,我盼望菩萨安排我遇到贵人,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