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一百一十七)  

2015-04-07 21:43:43|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拉煤和木材回去,首先得把木材加工成木板,我用小破车拉着木材去东北街的一个木材加工厂去加工木材,恰巧在路上碰上我嫂子的母亲。尽管我以前听我的母亲说起过她和她的二闺女分别来我们家里大吵大闹过,但是我从哥哥去世以后,她主动找上门来,两只眼睛哭得又红又肿,一边走,一边说:“中国和美国还要和好哩。”、“哭的哭的没泪啦,气得气得不气啦。”还有哥哥的小姨子(她的二闺女)在埋葬哥哥的那一刹那,她哭得和我一样的悲痛,我觉得她们其实都是爱哥哥的,不管她们做错过什么,她们的出发点还是想让哥哥嫂子过好日子的。冲动、不理智的行为是她们家族的通病,我不能也对她们耿耿于怀。于是,我主动上前问候大妈,她也高兴地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干什么去?当我告诉大妈,准备给我的父母割棺材时候,她不无感慨地说:“现在,你哥哥不在啦,一切都靠你多承担啦,好,早一点准备好,不然到时候,措手不及。”我目送大妈走远的背影,觉得这些女人都是那么的不容易,她大儿子牺牲在朝鲜战场,老公也在60年代中期去世,一个人拉扯两个闺女,又抱养了一个儿子。一个农村的女人培养两个学生,我的嫂子自从62年和我哥哥结婚以后,就由我的父亲承担她的上学费用啦。我把木材用小破车加工成木板以后,拉回到父亲的院子里。放好,等待干了以后父亲顾一个叫王新春的木匠加工成棺材,这是后话。我回到父母家里。听到我的嫂子在哥哥去世还没有一百天,就和现在结婚的老贺好上了。我尽管预计到嫂子迟早会嫁人的,没有想到嫂子会这样快嫁人,想起嫂子在哥哥追悼会上面的发言表态,简直是自打嘴巴。我听说老贺从小没有父母,他的老婆给他留下一个闺女(当年11、12岁)、一个儿子(当时才5、6岁),多亏他的姥姥帮助,才拉扯大。现在他的闺女15、6岁,儿子11岁,加上我哥哥留下来的四个孩子,最大的17岁,最小的10岁,这么多的孩子在一起,我的嫂子又是那样的懒惰,能和平共处吗?说出来也奇怪,嫂子不知道是因为哥哥不在啦,还是什么原因,对老贺是特别的好,好像懂得珍惜了似的。母亲对我说:“你哥哥的皮大衣,你嫂子让老贺穿啦。”按照母亲的意思,这些东西都应该给我的大侄子留着。我说:“整个家都是人家两个人的,别说那个皮大衣。”果然,老贺是县城工程队的工头,会搞预算,很快,就在老贺的农村盖起来几间新房子,母亲心疼哥哥攒起来的麦子和钱,都让嫂子给人家盖了房子,好像嫂子是潘仁美的脚丫子,吃里扒外。其实,后来这个老贺,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人家也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承包一些工程,先后给我的大侄子、二侄子、二侄女、他的儿子、孙子都盖起来、或者买了四合院,可见对我的这些侄子、侄女的贡献之大。我劝母亲,只要他们能和平相处,关心咱们的孩子,别的咱们就不要操心,你操心也是白操心、瞎操心。嫂子这个人当时在81年春节我回去,跑到我的破房子找我商量,就正式向我提出她要嫁人的意向,我其实早就听父母、大侄子说过这个事情啦,我好像还不知情的样子,劝说嫂子要慎之又慎,我主要考虑到双方都有子女,恐怕他们难长久和睦相处。嫂子说:“凭她和老贺的接触,感觉这个人有责任心、有担当,她觉得会处理好这些关系的。”嫂子既然这样子坚决,我也知道她能来最后通牒,其实是老贺在背后做他的工作,说你毕竟是王家的人,应该和王家打一个招呼,和婆婆有矛盾,和小叔子说一声名正言顺。所以嫂子不请自到,我让嫂子在我家里吃饺子,她说她刚刚吃过饭,坐了没有半个钟头,她就回去啦。真是老天爷要下,寡妇要嫁,谁能阻止得了。我心中期盼着她们能甜甜蜜蜜、和和美美,期盼着我的侄子、侄女在新家庭里面享受到温暖。我知道,当时我哥哥的工资没有少,还有我嫂子的工资、老贺的收入,她们的矛盾不是生活拮据,主要是两个家庭的孩子如何相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