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一百一十八)  

2015-04-08 21:03:58|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嫂子别看是包头铁道学院的大学生,做事可是没有一点儿章程,她和老贺的结婚本来应该低调一些,她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竟然打扮得红妆艳抹,还买了许多喜糖,给中学的老师们到处发喜糖,还一个劲是这是她和老贺结婚的喜糖,让大家分享。许多老师都觉得我的哥哥尸骨未寒,还没有过一百天,你就和老贺打得火热,大家本来在情感上还没有转过弯来,她又这样子张扬,老师们嘴上不说她,心里都对她的言行有看法,有的老师拒绝她给的所谓喜糖,实在给她难堪。更为可笑的是:嫂子和老贺领结婚证,在结婚证上面写了死后要和老贺在一起埋葬。人家老贺有原配老婆,你再喜欢老贺,也没有必要这样子搞。更为可恶的是,嫂子有一天竟然跑会到我的母亲那里,扬言要让母亲给我的哥哥找死鬼配墓葬,说她不会与我的哥哥在一起埋葬的。我的母亲见了嫂子这样的恶人,吓得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后来我回去学给我听。她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我也懒的跟她去理论,因为她今天说过了,明天就往往变卦了,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我见得多啦,我的侄子也知道她的脾气性格,侄子说:“她死了,往哪里埋葬就由不得她啦。”嫂子提出这个条件,我反而对哥哥的死产生了一丝怀疑,她这样子害怕与哥哥埋葬在一起,莫非里面有鬼?我后悔当时没有留下哥哥的哪怕一根头发,咱们化验一下,也搞的个明明白白。怀疑归怀疑,不能当真。咱们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父母的棺材在81年的春天就加工成功啦,我肩扛手搬,不知道费了多大力气,不知道精力了多少惊险,(有几根木头是和朋友偷偷摸摸搞回来的),这些都成为了过去,成为了历史,其中的艰难曲折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的父母、老婆、孩子都不知道。我记得父母的棺材的大头部分是柏木的,这是我的父亲让我的姐夫给买来的,据说这个柏木棺材的大头,可以散发一种异味,地下的蝲蛄闻到异味,就不去咬死人的头盖骨。棺材加工好以后,王木匠对着我的父母、姐姐、我的面意味深长地说:“人不管多么有钱,走的时候,两手空空。”我用自己带回去的红黑油漆调和好以后油漆了棺材的外面,姐姐让姐夫找回来一桶兰油漆,我给用麻纸裱了里面,用兰油漆油漆了里面,在棺材的盖子上面还画了北斗七星,等待在院子里干好啦,再搬到我父母占用的柴碳房子里面。15年以后,父亲去世啦,我早有准备,一切都是那样的有条不紊的进行。这些情况大侄子根本就不知道,没有人告诉过他的,他的任务就是吃喝玩乐。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