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一百五十七)  

2015-05-17 21:28:49|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参加工作以前和参加工作以后到结婚以前,是拼命干活挣钱,想依靠自己的努力,为家里面打清买房子、和母亲住医院的外债,也就是在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所有的干活临时工、合同工、长期工的工资都彻底、坚决、干净、全部上缴了国库——我的父母。期间有大串连回来的报销费用。母亲口口声声说家里有外债,其实有些言过其实。她们说这些的目的的让哥哥承担一些家里的费用。我信以为真,人家哥哥、姐姐不知道是太了解父母的假广告,还是自私自利之心太严重,反正她们的工资不但不给家里一分钱,还让父母给养活一个大侄子、一个二外甥。我在县城打临时工,(刨城砖、打石头、挖厕所、盖医院、做泥水、修公路、拉平车、打地基)少说也赚钱四百多元,当煤矿工人以后,月月出满勤、干满点,每月只给留15块的工资,剩下的50块全部给父母带回来,除了带工资,还要带白面、单位发的毛巾、手套、口罩、工作服、水靴,差不多带回来八百多元现金。现在的人可能觉得这个1200元不多,可是那个年代能从我的牙缝里面省出来这么多的钱,在我们一块参加工作的人里面是绝无仅有的。父母看到我拿回来那么多的钱物,高兴得嘴都合不拢啦。她们没有一个人想到自己的儿子是在煤矿下井,用血汗换来的这些工资,没有一个看到我面黄肌瘦的样子。倒是哥哥提醒我,人是生老病死的一个过程,不能一味赚钱,不顾自己的身体。后来,我们家里的房子成为拆迁户了,百货公司给了1800元拆迁费,我问父亲,这下子咱们没有外债啦吧?父亲说:“没有啦。”母亲在旁边没有说话,我看出她似乎不满意父亲的回答,不如说还有一些好。也就是从拆迁费到了父母手里以后。我也把孝敬的重心由给父母钱改为给白面、大米、食物啦。因为从70年春节以后我结婚啦,我还要养活老婆、孩子。我的母亲多次和我说,不想让我另立门户,希望我和他们在一起。我当时还觉得是父母对我的偏爱。我心里一直想自己的孩子自己养活,不能给家里父母像哥哥、姐姐一样增加负担。父母见我以前一个劲给家里钱,误以为我在煤矿就是有钱,她们根本不知道煤矿工人工资的含金量是最低的,不知道我在煤矿下井是多么的危险、艰辛,不知道她们给我张罗着娶了农村媳妇带来的灾难性的后果,只知道我听话、孝顺。我也把自己的父母当成了可以依靠的对象,把那个本来不是自己的家当做自己的家。其实我的哥哥‘嫂子虽然只是中学教师,她们的社会地位、活动能力远远超过当时的我,她们有商品粮的供应、有学生家长的帮忙,夏天,免不了有学生从自己家的院子里的杏树摘来了大黄杏,秋天,也少不了有的学生带来了土特产、水果,当年的老师很简朴,为人师表,到许多单位办事情也还是方便。我这些都没有,只有比哥哥、姐姐多付出的火车票、汽车票。每年三番五次的来来往往,辛苦不说,费用不少。姐姐姐夫也是双职工,城市户口,商品粮是国家统一标准。我自己没有城市户口,偏偏还要年年想方设法给父母搞白面、大米,满足她们全家人(唯独不在父母身边吃饭的是我的老婆、孩子)的伙食。许多时候还是背着老婆搞回去的。有时候明明是两袋白面,我说是一袋。省的老婆知道了有意见,心里不高兴。从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后期,没有一年没有带白面、大米回去的,少说也够几十袋的,72年让父亲的朋友一次就带回去100斤大米、150斤白面,73年带回、让张杰捎回去共7袋白面。我的父母都喜欢吃白面,他们能延年益寿,活到高龄,不能不说和70年代我的无私奉献有关系。那个年代,天天能吃白面的人家恐怕凤毛麟角。后来,国家放开了粮食政策,买白面也不是那么艰难啦,我的孩子的农村户口在83年实现了农转非。我的孝顺重心又转移到给家里拉大同优质煤炭上来,随着我的社会能力的提高,我家里的煤炭一直都是我源源不断的供应。没有人给过一分钱的,连司机的招待费用都是尽量在路边的饭店里面吃饭,没有给父母我的大侄子增加一点负担,她们常年在一起,吃的是我的白面,烧得是优质煤炭。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没有人记得这些往事,甚至还觉得叔叔不关心他们哩!就说叔叔没有过一点好处,奶奶从你一岁拉扯你长大成人,结婚以后又帮助你们带大两个小孩,劳苦功高,奶奶跟我来到大同已经十个月,大侄子没有来过一个电话,去年冬天大侄子的儿子结婚,也不敢告诉我和他奶奶一声,怕我们回去累他吧。去年春节我回去说好大侄子的儿子结婚要我们一起回去吃喜酒的,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没有过门的大侄子媳妇,因为先给了我的母亲1000元,身上只有700多元,没有想到会遇到大侄子的未婚儿媳妇,就给了她500元,作为见面礼。当时大家在一起还其乐融融的。没有半年,莫名其妙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实在让我想不通。联想到母亲在07年从姐姐家里出走到山东省庆云县金山寺九个月的时间里,大侄子两口子能坐飞机到广州市看他的子女,就不能去看一眼含辛茹苦、恩重如山的奶奶,只是一个劲的埋怨姑姑让奶奶离家出走,现在,奶奶已经走啦,你埋怨姑姑有什么用,你好像是关心奶奶,就应该去看一看,没有实际行动,还空谈关心,就是咱们家里面顾的一个保姆,她离开以后,有情有义的人也应该去看望一下的,何况是一直拉扯大自己的奶奶呢?哥哥如果活着的话,少不了给他几个耳光。作为叔叔就不能这样做啦。咳!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