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一百八十七)  

2015-06-18 21:41:00|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的丧事拖延到二十多天才举行,虽然我准备工作赢得了一些时间,却让我备受了煎熬。一开始,姐姐、大侄子还过来看一看,后来没有人过来啦,老婆也觉得呆在这里乏味,回她母亲那里住去啦。只有我不能离开,我这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哥哥如果活着 的话,兄弟俩总有个商量。我多干活儿无所谓,开始现在大侄子过来了,你当时还没有什么活儿想起来,等人家走后,想起来也算啦,当年没有手机,再说他还上班,不影响他的前途。父亲的丧事准备在院子里举行,这就需要把东边的三间屋地进行平整,这个地方多年没有人动过,杂草丛生、高低不平,土块、破砖头到处都是,我一个人天天像愚公移山一样,每天平整一部分,天天干得汗流浃背、腰酸腿疼。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约经过一个星期的劳动,终于把这些地方开辟出来了,这样子就可以在这里做厨房。做厨房需要一些土坯,我的煤矿同事是我们的邻居,他家里就有,我的姨哥听说姨夫去世过来看我们,正好赶上我去担土坯,我们两个每人每次担八个土坯,来来回回跑了三四趟,总算准备好了做锅台的料。父亲生前柴炭房子里面就有一部分焦炭,他已经为自己做了一些准备的。家里的白布有的是,是母亲听信了姐姐的鬼点子,一点也没有拿出来,而是让我们去购买,我的煤矿的同事的老婆听说我们家里没有一点白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按照她们的看法,我们家里是一个殷实的旧人家,家里的东西多得很,我的父母不可能没有准备自己后事的白布的。我记不得买回来多少白布,只记得当年的鲜姜贵得惊人,20块钱一斤。我在和大侄子两口子估摸着丧事的人数,结果是我的老婆这里只有她的堂弟两口子,大侄子媳妇的亲戚、我嫂子的亲戚七姑姑八姨姨占宴席总人数的十有八九。你说咱们这里是老丧事,农村的亲戚一家人拿个五块、十块的来吊丧你不能不招待吧,许多人我的父亲和我都没有见过一面的,甚至都不知道她们还有这样子一个亲戚。就连我的大侄子媳妇都觉得她这些亲戚来得有些没有味道,我们就按照预定的人数准备物品,我请的总管是我的小学同学,是县城西北街大队的支部书记,管库是我的姨哥,我记得我买了四十多条香烟(不是很好的烟)、几十瓶白酒、色酒;我在父亲这次病了以后,就预感到父亲不会活得好久,在煤矿就为父亲准备好了悼诗,祭文,分别写在了两个煤矿的测绘图纸上面,我带回来以后,没有让父亲听到我的心声,不能不是一大遗憾。我知道真正父亲不在了的话,我心乱如麻,没有时间和心情写我的一些悲痛和怀念的。一切准备工作都搞好啦。大侄子骑摩托车带我去爷爷老家的农村,一路走来,通知了父亲的表弟(我们当地叫人主家)、父亲的两个堂弟两家人、父亲的外甥、外甥女、我的二舅。父亲离开这个世界以后,一开始有大侄子陪伴我几天,后来她们都走啦,只有我一个人在父亲的灵柩旁边守灵,因为是盛夏,父亲的灵柩尽管做了一些防腐措施,到后来还是有一些味道,大侄子把他的电风扇拿过来在灵柩的后面吹个不停,我每天把灵柩下面的大铁盆里面的水换掉,我的儿子后来放假也回来了,我只能指挥他干一些零活,我看到他虔诚地在爷爷灵柩前面烧纸的情景,觉得他心里一定是怀念这个先人。我后悔不该拖这么久才出殡,人家们都
在睡安稳觉,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苦苦支撑。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