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二百三十六)  

2015-08-10 17:36:46|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去去世以后,按照我的想法,每年冬天接母亲来我这里住半年时间,这里我已经住了楼房,煤矿每年从国庆节就开始供暖,供暖时间半年以上,这在北方城市都是绝无仅有的。剩下的半年母亲在老家居住,那里有她一直相伴过的姐姐、大侄子,母亲虽然人在我这里,心里仍然牵挂着他一直不离左右的姐姐和大侄子,还有想念她一直带大的大侄子的两个子女。人之常情啊。我是做得多、说的少的那种人,不喜欢夸夸其谈、更讨厌说了不干。姐姐恰恰相反,总是甜言蜜语的糊弄母亲,母亲听信了姐姐的空头支票,想的是姐姐为她着想,不但生前在姐姐那里当保姆、勤杂工换来了姐姐的孝心,将来百年以后,姐姐也会给母亲做最好的法事,让母亲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继续享受为数不多的立地成佛。母亲和我以前就不止一次说过:“将来我百年之后,你姐姐会交代你的。”这次姐姐原形毕露,母亲心里比谁都痛苦。姐姐原来在母亲耳朵里灌了不少迷魂汤,她别说是交代我,对母亲也连招呼都不打就仓皇出逃,一个人去山东省的一个寺庙里面超度自己去啦。姐姐最近病情加重,她没有牵挂一下母亲,而是说想见养女一面。昨天养女买火车票去了山东省,估计今天母女见面,我不知道姐姐会对养女说什么,但是她就不敢面对母亲和我,一直没有来电话问询一下。更有甚者,姐姐在离开县城去山东省的时候,连属于母亲的 我的父亲遗孀和哥哥的抚恤金都开到国庆节,她还要带走,可谓点滴不漏。两个外甥十个月以后来看望母亲,也没有把属于母亲城市低保带来,连前面提到的两项微不足道的国家给的款项也是一问三不知,好像这些都是姐姐一直在操作,他们给带来几个本子就万事大吉啦。我问外甥密码是多少,他们也一问三不知。我真的不是差母亲这点每月不足二百元的父、兄的养老金,而是对姐姐也好、外甥也好,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大为恼火,你们一直操作这个证件,姐姐临走都懂得再次啃老,就不能把这个开好把属于母亲的钱带来,而是给我几个本子,不知道开资的地点、密码,让我返回县城再跑腿去。说到底,他们这些人都是自私自利 之徒,我那天虽然招待了两个外甥,但是没有客气,我斥责他们:你们就不觉得二舅把姥姥接来,一个人承担着赡养姥姥的任务,非常不容易。咱们应该尽量给二舅提供方便,能在县城办理好的事情,尽量你们办理好,不要二舅来来回回跑。我还对大外甥说:“家里的许多事情,我和你一样,都不知道。”我是影射二外甥,你可是挖家产的参与者。二外甥说我是心态不好。我心里想:你的闺女当年在山东省庆云县金山寺里面,我为了帮助你,顶着全家人的反对,让你把小乖送到北京,又带她去了山东省庆云县的金山寺。当时正是春运时期,路上人满为患,我儿子当年没有私家车,领着你们父女在北京游玩,送我去北京站差一点误了火车,你带的东西真多,我给母亲带得东西真多,我一个人带那么多东西——两个拉杆箱、一个书包、两个手提的包(里面是路上吃的食品),下了火车倒汽车,下了汽车倒三轮车,路上的艰辛没有人知道的,最让我难忘的是农历二月二那天,我本来打算离开金山寺的。你的闺女可怜巴巴说舅爷走以前来看看我。我想到明天就要离开金山寺啦,就在中午二点钟到你姑娘的学校(离寺庙有800米左右的民房)看望她,这里新修暖气沟,有两米深、两米宽,上面铺了一块不到30公分宽的木板,木板铺在一个广告牌的下面,过去的时候是从上往下钻,没有费劲就钻下去,上了木板,慢慢走了过去,我看了小乖回来的时候,心里乱麻麻的,想到母亲一个人背井离乡在这里,我已经是第二次来金山寺看望她啦,想到姐姐为了家产,把母亲逼上梁山,母亲才这样做的。想到姐姐也好、外甥也好,在母亲、外甥的闺女来这里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实地考察一下,就贸然让外甥的原岳母把一老一小领来了,现在四个多月过去了,姐姐、外甥没有一个人过来看望一下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她们倒是全中国少有的放心人,想到我两次来的艰辛,想到母亲在这里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心里不免有一种痛苦、无奈、气愤、抱怨,因为思想上胡思乱想,精力不集中,在从学校返回暖气沟的时候,仍然小心翼翼地从木板上面走过去啦,就要从广告牌下面钻上去的一刹那,当时因为穿着棉衣服有些臃肿,自己还怕衣服让下面挖出来的新土给弄脏了,头钻了过去,身子其实没有钻过去,猛然一站立,让广告牌的铁梁一压,背部疼痛难忍,身体一下子失去重心,一下子从两米高的沟顶摔了下去,我还下意识地保护自己,不能仰面朝天摔了下去,怕摔成高位截瘫或者是脊椎受创伤怎么办?我立即调整体位,让肋骨先着地,一下子给摔蒙了。我慢慢苏醒过来,感觉自己还能活动,阿弥陀佛!当时时值中午,旁边没有一个人,我爬起来,想采着砖壁爬上去,上面也没有什么好抓的东西,等待救援到什么时候,还是自己想办法离开此地吧。主意拿定,我就在砖壁上面寻找有坎的地方,再双手抓住上面的石头块,用尽全身力气往上面爬,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头上面血流不止,一种求生的本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成功啦,爬到了暖气沟的上面,我一面按着头上的伤口,一面急急忙忙往寺庙的卫生所快走。鲜血一直不停从暖气沟淌到了卫生所。距离足有200米远。我到了卫生所,寺庙里面的卫生员给我进行了包扎,血只是往外渗透,不像原来一直往外喷。卫生员告诉我,这里不会缝上,你还是去县城医院处理一下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