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兄弟情深 (三百八十)  

2016-01-08 16:32:25|  分类: 兄弟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归正传,本来我的博文是想按照发生的时间顺序写的,因为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也总是打乱我的思路,如果不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先记录在案,日后恐怕会忘记得一干二净。好在我对过去的事情刻骨铭心,用不着苦思冥想,就可以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在眼前。自从06年因为大雨冲垮了我们老宅子的柴炭房,把家底被挖的事实摆在了我的面前,我06年的国庆节把母亲接来了大同,也一直没有追问母亲家底的来龙去脉,只是到07年的春节过去,眼看母亲就要回代县姐姐家里去的时候,我才不得不问了母亲究竟是怎么回事?母亲先是一怔,有些猝不及防,后来镇静下来,说了一句老实话:“你既然知道,你为什么不拿走?”当我说我是为了您着想,才迟迟没有提家底的事情的,我觉得这个家底应该归您做最后的处置,只要家底在,您心里面就踏实,您的子女也都会好好孝顺您的,对于那些唯利是图、见财起意、见利忘义的人更是如此,如果没有了家底,您就像一个拿着金碗讨饭吃的人,知道感恩的人会一如既往善待长辈的;不知道感恩戴德的人马上就会像四川的脸谱一样,脱去伪装,露出本来面目的。您一天天老啦,没有了利用价值,在您既没有钱、又没有用的时候,当年一个个虎视眈眈到信誓旦旦,由信誓旦旦到袖手旁观,由袖手旁观到不理不睬。这种人这种事情还是真的发生在母亲的身上啦,而且比预想的还有严重。母亲接下来说她不知道,说我的父亲走得匆匆忙忙,什么都没有告诉过她,都是父亲一个人安排。又说我们家在父母手里赤手空拳,离乡背井,完全靠工资收入维持这个家,哪里来的这些金银财宝。又编造了让靳砚拿走了100块银元的历史老账来搪塞,我从母亲惊慌失措的表情就可以判断,母亲后来都是在极力掩饰这件事,我说;“靳砚田拿过银元是解放前的事情,在81年我哥哥去世以后,你们两个让我调动工作回去,还对我亲口说过家里有金子、银元,意思是让我调动工作回来也不愁过日子,我当时想到的是我的两个孩子的户口一直是农业户口,好不容易办到了大同市,在转回来如何安置,必须先解决农转非问题,了结我的这块心病。所以没有马上听父母的意见,我的姐姐趁机兴风作浪,意思是我不管我的父母啦,不愿意回来尽孝。好像她成为了尽孝的唯一人选,父亲心里面对我的唯一这次不听话虽然一万个不痛快,还是知道我比姐姐靠得住的。我没有和父母好好沟通好,父母以为我是不愿意调动工作回来,选择了远走高飞,其实当年主要压在我头上的一座大山,就是孩子的农村户口没有着落。父亲误以为他和当时哥哥的同学(李副县长)打了招呼就可以调动工作啦,连一个商调函都没有看到,连商调函的一个公章都没有打盖,年老无知的父亲倒觉得自己出面联系好啦,心里一直对我没有听话,调动工作回来而耿耿于怀。我在父母安排的婚姻大事上面已经吃亏不小,我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听信父母的只顾自己的错误导向,我就是没有孩子农转非的困扰,也不可能再盲目地跟着父母的指挥棒离开人生的康庄大道而走羊肠小道。我开始懂得用自己的头脑考虑问题,开始懂得权衡利弊啦,我已经不是20岁结婚的毛孩子,而是到而立之年的成熟的青年啦,自从哥哥80年去世以后,我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不但考虑父母的吃的白面、大米,烧得煤炭问题、用的药品、物品,还开始着手父母的棺材、考虑父母年老以后的陪床、丧事,不但拉回来做棺材的木料,(这里还有一个插曲:姐姐听说我要给父母准备棺材的木料,不甘落后,她不是在县城木器厂当会计吗,和木器厂的杨领导关系不错,杨领导还要给我母亲做干儿子,一时间甚嚣尘上,搞得乌烟瘴气,姐姐信誓旦旦说靠杨领导给我的父母准备做棺材的木料,最后没有多久,也再不见两个人往来,也不提做棺材的事情,别说做棺材用的木料不少,连一点家里的生火柴也得我从大同拉回去。姐姐就是这样子一个人,和哪个领导也好、同事也罢,亲热得不得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臭得不得了)连可能用到的卫生纸、胶皮手套、花圈纸张,这些我可以搞来的物品都给父母准备齐全啦。我没有调动工作回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已经在单位13年之久,不能说我有多大本事,起码在自己周边可以办许多我原来想办而办不到的事情,这些人脉也不是一下子可以形成的。我也舍不得离开这些新老朋友,如果调动工作回去,一下子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别说是帮助父母的食品、药品、用品啦,到冬天连大块煤也烧不上,我真的是觉得回到父母身边,好难办事情,就会产生后悔,那个时候又有谁能帮助我排忧解难呢?我没有听父母的话调动工作回来的第三个原因是,我们家里的人和别人家里的人不一样,姐姐成天在父母身边为所欲为、称王称霸惯啦,我已经退避三舍惯啦,我不愿意在父母身边和姐姐搅和,起码耳朵里少听许多闲言碎语,清净得很。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