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xiaohuyeye的博客

 
 
 

日志

 
 

【原创】血泪历程 (八十四)  

2017-01-19 16:56:26|  分类: 心泪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孙女今天早晨7点钟乘坐飞机回到北京,她在德国留学走了半年,经常和我说:“我想妈妈啦。”我安慰她,好好学习,注意身体,不要沉溺于思念中间不能自拔。其实我说她不要思念,其实我的思念简直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白天走在路上,看到那个漂亮的女人,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我的闺女,比她还漂亮,出去买菜,也情不自禁地想到我的闺女每逢过年、八月十五、端午节、我的生日、星期天都会过来看望我的,每次总是拎着大包、小包,让我吃不完的美味佳肴;电视剧里面看到哪一个家庭在饭店吃饭,也会立即想到我们在饭店里面吃饭时,我的闺女会首先给爸爸点几个我喜欢吃的菜,别人是不会这样做的。我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我的闺女给买的,而且都是高档的,就连那个帽子,也是她前年到北京办理小汽车的手续时,专程到北京王府井附近的一个帽子专卖店买回来的。她回来那天,我的女婿开车去接她,我也同行,在返回来的路上,她拿出来那个帽子让我戴,我说咱们大同市还买不了一个帽子,用得着你从北京这么远的地方带一个帽子回来,她说:“大同没有这样子式样的。”后来我的老婆告诉我,是她专门去很远很远的王府井专卖店买的。一个人她心里想的你,就会千方百计地办,心里面没有你,怎么也想不起来的。有个网友说:“什么是爱?”其实就是心里有你,为了你,不怕劳累、不怕花钱、不怕困难、不怕流汗流血的一种精神。我当年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些娃,为了我的父母、侄子、外甥,可以说完全、彻底地到了忘我的地步。恨不得把能背回去的东西全部背回去让我的父母、以及她们身边的侄子、外甥享受。我的闺女许多地方像我,能够吃苦,为别人想得多,为自己想得少。每天晚上,我到附近的平旺公园里面走两圈,这个时候公园里面的人寥寥无几,我可以一边走,一边大声吼叫几下,把憋在肚子里的那个思念带来的浊气发泄发泄,我看到公园里面路两边的花草,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到我的闺女的墓地,她一个人躺在那里,孤独、寂寞、寒冷伴随着她,我看到天上的星星,那个最明亮的一颗,想到的是我的闺女就是那一颗星星,她还在我的头顶,用眼睛一闪一闪地注视着我们。我听到刮起了的风声,想到的是我的闺女带来了她的信息。我还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跟她说,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需要跟她商量,还有许许多多的喜怒哀乐与她分享,还有许许多多社会变化想告诉她。我一直侧重点关注了我的父母,而没有尽到一个爸爸的职责。我的许多白面、大米都是给我的父母、侄子、外甥吃,而我心甘情愿自己吃玉米面,以至于我的老婆、孩子还没有我的父母吃的多。我给我的父母千方百计地搞到的丙种球蛋白,也没有给我的儿女打上一次,我把当年的黑白电视机送给我的父母家里,让她们和侄子、外甥享受,也没有让我老婆、孩子享受电视机的乐趣。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妥,有什么不对,我问苍天,如果给我的儿女打了丙种球蛋白,她们的免疫力会提高,而不会两个孩子都曾经做了阑尾炎手术,更为我心疼的是我的闺女如果免疫力提高,她如果不会得了不治之症,我简直是一个罪人!我的孝心换来了什么报应,我的母亲误以为我出门在外,发达到搞什么都易如反掌,物品丰富到用之不竭的地步,我连煤矿发的劳动保护用品都一点不剩地拿回去而自己一点也没有留。我今年有一次大冬天要出去,母亲出于好意,让我戴一个口罩,我告诉母亲我家里没有口罩,母亲愕然,她知道我拿回去的口罩不止一百,怎么你这里反而没有了口罩。我当时的想法是我这里每个月会发下来一个的,可是随着我的工作由煤矿工人变成为干部,一切的煤矿井下待遇都没有啦,那个毛巾、坎肩、包脚布(煤矿不发袜子)、工作衣都在我的父母那里,这些东西其实每个月都有人上门收购的,我完全可以卖掉换吃一根冰棍,自己鬼使神差舍不得,而是拿回去换取母亲的笑脸。母亲每次看到带回来的东西都急急忙忙放在她神神秘秘的后家家(房间隔开以后)里面,母亲不想让我的老婆看到我带回来这么多东西,她要在我的老婆回来以前处理得干干净净。我的老婆总是我先回去到我的父母身边放下东西再去农村接回来的。那个年代的白面、大米比较珍贵,我的老婆、孩子在农村吃不到多少的,我的做法的结果是两个孩子的体质都比较差,我的父亲喜欢吃白面馍馍,体弱多病的父亲活了83岁,我的母亲长命百岁。我真的是愧对我的闺女,如果有来世,我真的是想为我的闺女做牛做马,当然我知道我的闺女她的善良无与伦比,她宁肯自己认命,都不会迁怒与我的。我想不通的是我的好心没有人理解,我不能说她们是白眼狼,可是起码她们应该懂得这些爱的不容易,懂得这些物品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是多么珍贵,我有一次和母亲聊天,我说:“侄子、外甥还记得我源源不断地拿回去那么多的白面、大米吗?”我的母亲说:“他们那时候还小,根本记不住。”又说:“嘴是过道,吃了忘了。”我知道他们那时候还小,没有人给他们灌输这种东西来之不易,粒粒皆辛苦,他们不懂事,情有可原,可是我真的是不想伤害我的母亲,我真的是想说:“他们忘记了,您还记得就不会那样子做事情啦。”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